4/3 拍星空:礁湖星雲(重新後制)


目  標:礁湖星雲(Messier 8)
相  機:Olympus E-PL5(移除紅外線濾鏡)
鏡  頭:William Optics ZenithStar 80 II ED APO
曝  光:12x600s
拍攝時間:2017年7月25日

把去年拍攝的礁湖星雲重新後制,用更適合的方法疊合,以獲取更好的訊噪比和更多的細節,也因此可以輸出更大的圖片。大家認為相比起之前,那一張較好呢?

補完缺失的青春—— Olympus E-1 、還有「 OM 藍」


4/3 全面停產至今沒有寫過一篇感受,枉我多年來自詡為 4/3 死忠,即使到了 M4/3 年代也要追著兩代旗艦,為的是那些變態又和藹可親的 4/3 鏡,其實一直以來有點遺憾、也有點心虛,因為我從來不是從 4/3 的起點進入這個系統。

說起來與 Olympus 結緣在中學年代,那時候攝影器材剛進入數碼化浪潮, Olympus 算是反應得來的廠家之一,當年數台 C 系的數碼相機獲得市場高度評價,某一天看見一位已是大師級的老師手持著一台十倍光學變焦的小相機,讓手上只有一台三倍變焦相機的我覺得相當驚艷,老師介紹原來是 Olympus C-750 ,自始對這個品牌的印象就落在心中。(即使後來才明白,即使在那個年代十倍變焦也不是甚麼黑科技……)

一年後 Olympus 宣布開發 4/3 系統,又一年後就向市場端出了這台經典之作。那個年代聽著甚麼鏡頭直射入光、甚麼超音波除塵技術,甚麼全片幅傳輸式 CCD ( FFT-CCD ,到了現在才知道這個技術是那個年代真正的黑科技),被廣告說辭忽悠的厲害,心裡想著想著以後掉進數碼單反的大坑就要選這台,當然那一年還是學生哥,好溫功課,不要只顧拍照,更加沒錢,只能發夢……

夢發著發著就到了大學畢業那一年,為了拍畢業照那天留下美好的回憶,花掉積蓄就買了當時最新的入門型號 E-520 ,機身內置防手震雖然不是那時候的世界初,卻是新手入門的福音,而早已成熟的 Liveview 技術,也是自從在 E-330 推出時被震憾了一下之後,終於可以享受到的方便。

可惜還是有點不完美,當年拍了些照片覺得天空的藍很漂亮,到處找資訊看到了「 OM 藍」一詞,以為這就是我們家特色,最終貼到論壇後師兄回覆說「這不是 『 OM 藍』」,從此就耿耿於懷,到底「 OM 藍」是甚麼呢?到了解只有 Kodak CCD 機型出來的才是「 OM 藍」,這是後話了。

後來的故事大家也知道了, E-x20 系列以後, 135 片幅開始重新在市場上普及,整個 4/3 系統開始走下坡。除麈和 Liveview 是今時今日相機的基本功能, Olympus 用家可以驕傲的說這些都是當年 4/3 逼迫市場跟著走,可是 4/3 卻從來沒有成為市場的主流,直至後來感光元件技術更趨成熟, 4/3 聯盟開始革起反光板的命,到了 M4/3 系統現世,被市場接受,形勢才不至於不可挽回,可惜 4/3 的一切都已經不可挽回了。

由 4/3 到 M4/3 ,用過數代旗艦,功能、性能都有長足進步,但最基本的成像風格由我第一台 E-520 至目前的 E-M1II 都已經有了數次改變。就像「 OM 藍」,現在不少泛濫在網上的相片自稱是「 OM 藍」,但我所用過的機身中幾乎每一台的藍天都有不同表現, E-520 和後來的 E-5 已經有差別, E-5 和 E-M5 有更多的不同, E-M5 和同代的 E-M1 完全是兩回事,而到現在的 E-M1II 風格又有了差異……

平生不識「 OM 藍」,便稱死忠也枉然。直至 10 多年後的今天有了經濟能力,趁著那些機器還沒有完全風化,那就補完一下我所沒有經歷過的時代吧。既然只稱死忠,怎可以不去把這個系統的前世今生好好認識一下呢?就像當年喜歡過的女孩,您每晚在 ICQ 、 MSN 等尋找她生活中的蛛絲馬跡,這當然是矯情,卻是無污染的青春。當初胡裡胡塗就消失不見的初戀,您當然不可能再次重溫,但當初想玩卻因為各種原因沒有玩過的相機,只要還有人保存著,還是有機會重拾舊夢的。

二○一八年五月二十七日

只是「銀河+電筒」,為何要小題大做?


文/橙

  不知從何時開始「銀河+電筒燈光」成為了拍攝題材。

  其實很反智,就好像你花過千元買門票到演唱會聽隨身聽、又或者千辛萬苦買到《復仇者聯盟》的戲票後進去滑手機。我們每天都慨嘆城市光害大、空氣差,看不到星星和銀河,然而到了燦爛星空底下,卻不斷有所謂攝影師拍攝這種題材--電筒燈光難道就不是一種人為製造的光害嗎?一個漆黑的環境底下,頭上是奪目的銀河,為甚麼要強加人造光源?為甚麼要千辛萬苦尋找一個稀世、沒有光害的大自然的美景,然後強加人為的燈光去污染星空?

  你是真心喜歡星空,還是只為拍照「呃 LIKE 」?

  近年網路上越來越多這樣的照片,更讓我遺憾的是不少「大師」或攝影界 KOL (澳門也有,不怕得罪大家)樂此不疲的拍攝和分享。此股風氣甚至漫延到了攝影比賽,連一個自稱「大自然保育」的機構也選了這樣的一張相片作為得獎作品,敢問此機構在保些甚麼育呢?

  坦白說,這種拍攝手法對環境來說,也不算是有著巨大和嚴重的影響(當然影響生物作息是肯定的),而只要附近沒有其他「星空使用者」,在禮節上也不致於對其他人帶來不便。如果甚麼人這樣拍攝,只要不是大肆宣揚、抑或受到讚賞,那麼要「隻眼開、隻眼閉」也無話可說。

  問題是這類照片不應該受到鼓勵。這不是美感和藝術的問題,而是一旦這類照片取得成就、獲得肯定,模仿的人就會越來越多。不懂天文禮儀和環保知識的人,總是比懂的人多,人多了,觀星時不懂用紅光電筒、隨意用白光燈胡亂照明者有之,拿電筒和鐳射筆等向天照明者有之,我真的試過在龍爪角拍攝時,一班人拿著電筒周圍亂照,十數分鐘曝光時間泡湯之餘,要求那班人可否把光線照向地下還換來一句「關你L事」。

  有人會覺得很是正義魔人,又或者會覺得為甚麼要小題大做?我想說的是,世界上很多時情往壞的方向走,往往是從漠不關心開始,就像今天大部分的社會、民生問題,都是沿於大家有意無意的默許。


圖片來源:

DCFever 網站
https://www.dcfever.com/news/readnews.php?id=22109

大自然保護協會網站
https://www.tnc.org.hk

4/3 拍星空:輕井澤冬季銀河


輕井澤王子滑雪場

目  標:輕井澤冬季銀河
相  機:Olympus E-M1 Mark II
鏡  頭:Olympus m.ZD ED 7-14mm f/2.8 PRO
拍攝時間:2018年1月15日

最近有機會去日本輕井澤陪孩子看雪,晚上趁孩子睡了就跑到雪地拍星空,這個燦爛場面實在是久違了。

2017 然後呢?


  大概我的 2017 和很多澳門人一樣,離不開「天鴿」吧。

  記得當日本來做統籌,然後因為是男丁的關係,也要上一上戰場才顯老子氣概,本來要去接應那位被困於塌樹和爆玻璃的同事,不料採訪車在雅簾訪和美副將之間,在長長的車龍跟大家一起遊花園遊了半小時繞著一個路口的走了一圈也走不出去,然後電話中的同事說周遭的環境相當惡劣、剛才頭頂不斷有東西斷下來,現在躲了在室內,最好不要過去接應……其實我想來也來不了。之後遊啊遊終於遊回公司門口,塌下來的樹枝卻擋在門前,冒雨下車移開樹枝回到公司,不一會就遇上全澳大停電,本來回到公司就停電準會被人說我「黑仔」,這一刻也不會有人有心情調侃我了,而幸好的是新聞部還是有後備電源。

  不一會就得到了很不開心的消息,相信澳門人不願記起,也不敢忘記。當時仍然有同事在外邊面對著不知那裡有東西掉下來的風險,有同事在沙梨頭和筷子基被水淹了半個身軀、也不知道會不會踩在一個半個渠蓋被沖起了的水渠中而掉下失蹤,也有同事被困於往離島的車龍當中……

  「 8‧23 」後半日的事情不多說,只記得之後那幾晚去了沒受太大影響的親人家中暫住,先確保孩子生活仍能按時有序不受影響,然後那幾晚看著面書傳來的那些消息根本睡不著,還了解到好兄弟幾乎走不出停車場。之後就在對那些事情的不忿和失望中大病一場……但永遠記住,總有人比你辛苦,那段時間同事們甚至不願下班,就算沒上班的也不斷把身處地方附近的影像傳回公司,而那段日子過後病得比我更重也大有人在,然後同事們攜手並進再去迎接「 9‧17 」選舉日……不得不說那短短一個月讓我更徹底愛上這班同事。

  說到「 9‧17 」,大概是傳媒生涯裡第三次見證立法會選舉吧?然而今次最有感的,卻是和我同時進入傳媒行業的一班同事、行家,原來已離開得七七八八、各有各精彩,好像只剩下我一人?然而這將近十年的傳媒生涯,可能是我這輩子堅持得最長久的一段經歷吧?前輩說傳媒人沒有十年經驗都不算入門,那麼來到 2017 年,我距離入門的門檻應該更近了吧?

  把實習和一些網媒與學生媒體的經驗算進去, 2018 就是第十個年頭了,這十年來做過的事,又值得無悔驕傲嗎?

  不知道,但願明年能回答。

  然後, 2018 年還是要老掉牙的說句:希望不要再有天災人禍。

  然後, 2018 年就要迎來貓 B 兩歲,願你繼續健康快樂成長。

  最後,還是要感謝今年找我寫詞的朋友,願我未來還能給你們更多的東西。

二○一七年十二月三十日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