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8。《限期內相愛》(原曲:《月球下的人》)


是甚麼驅使你再寫多年沒寫的改編歌詞?
是愛?是責任?是因為襪襪生日啊!

《限期內相愛》(原曲:《月球下的人》)

改編日期:2018-9-29
原曲主唱:李幸倪 Gin Lee
原曲作曲:馮翰銘
改編填詞:橙@九個才子一隻襪
改編語言:廣東話

圓月高掛盼望在何時候會歸家鄉
難耐今晚掛念在城頭妄想
將軍的責任 征討戰場
都説不出 性命保障

如玉子每次在別人懷內也不哀傷
團聚只有半月 還是漂亮
將軍的戲份 有情人補上
就算刻意營造不捨的印象 都甘心賣帳
     
將軍請報喜 回歸的驚喜
多麼喜愛又甜又酸的美味
這廣闊天地 怎會太著迷於你
愉快感覺如像初戀回味
好感不會死 留得低的有幾
將軍走了 味蕾從此多麼惦記
待到明年月半彎 只怕沒有歸期
味覺早已麻木得依稀 但我始終思念你

世間勿勿的變化 再會日期無計劃
要是限期內相愛 將軍不要緊 請妳幸褔半生

#In鍾晴BBWeTrust

4/3 拍星空:獵戶座星區(重新後制)


獵戶座星區

目  標:獵戶座星區
相  機:Olympus E-5(沒有移除紅外線濾鏡)
鏡  頭:Olympus Zuiko Digital ED 150mm f/2.0
曝  光:20x180s、11x120s、11x60s、12x30s、10x10s @ f/2.0
感  光:ISO1600
拍攝時間:2013年1月12日

一時手癢又再處理這張 2011 年拍攝的照片,今次使用了近年學到的後制技術,目標是在樣本中提取更多的細節,同時讓質素提升至能輸出 2048px 的大圖。不過今次應該是最後一次拿來玩了,因為看來所有能用的訊號都已經被榨乾榨盡,下次再戰獵戶座星區應該會是利用新的器材。

以七年後今天的科技來說,當年 Olympus E-5 的低光畫質無疑是不佳,而且因為沒有改機的關係, H-alpha 近紅外線波段未能充份吸收,導致馬頭星雲( IC434 )以及獵戶座背景的雲氣部分訊噪比太低,畫面都被雜訊污染了,即使花了兩個多小時拍攝也於事無補,而後期的暗場除噪也沒有做到盡善盡美……

話時話,這一代的 Olympus 4/3 機身畫質真的遠比當年的要好,當年的拍攝總有一些難以透過疊合照片消除的橫紋雜訊,現在已不復見。而今次使用最新學習到的後期處理技術來處理照片,成功減少了雜訊之餘又榨取了細節,而新的畫面把背景雲氣推得更有層次,更好的展現出「肥仔」 Zuiko Digital ED 150mm f/2.0 的層次感,讓我更堅定不移的相信 4/3 年代 Zuiko Digital 過硬的光學質素,教我如何不愛?

當年沒有拍好這個畫面,算是攝星生涯至此的一個遺憾。可幸星星永未流逝,而且器材已經升級,就讓我好好期待補考的機會吧。

4/3 拍星空:礁湖星雲(重新後制)


目  標:礁湖星雲(Messier 8)
相  機:Olympus E-PL5(移除紅外線濾鏡)
鏡  頭:William Optics ZenithStar 80 II ED APO
曝  光:12x600s
拍攝時間:2017年7月25日

把去年拍攝的礁湖星雲重新後制,用更適合的方法疊合,以獲取更好的訊噪比和更多的細節,也因此可以輸出更大的圖片。大家認為相比起之前,那一張較好呢?

補完缺失的青春—— Olympus E-1 、還有「 OM 藍」


4/3 全面停產至今沒有寫過一篇感受,枉我多年來自詡為 4/3 死忠,即使到了 M4/3 年代也要追著兩代旗艦,為的是那些變態又和藹可親的 4/3 鏡,其實一直以來有點遺憾、也有點心虛,因為我從來不是從 4/3 的起點進入這個系統。

說起來與 Olympus 結緣在中學年代,那時候攝影器材剛進入數碼化浪潮, Olympus 算是反應得來的廠家之一,當年數台 C 系的數碼相機獲得市場高度評價,某一天看見一位已是大師級的老師手持著一台十倍光學變焦的小相機,讓手上只有一台三倍變焦相機的我覺得相當驚艷,老師介紹原來是 Olympus C-750 ,自始對這個品牌的印象就落在心中。(即使後來才明白,即使在那個年代十倍變焦也不是甚麼黑科技……)

一年後 Olympus 宣布開發 4/3 系統,又一年後就向市場端出了這台經典之作。那個年代聽著甚麼鏡頭直射入光、甚麼超音波除塵技術,甚麼全片幅傳輸式 CCD ( FFT-CCD ,到了現在才知道這個技術是那個年代真正的黑科技),被廣告說辭忽悠的厲害,心裡想著想著以後掉進數碼單反的大坑就要選這台,當然那一年還是學生哥,好溫功課,不要只顧拍照,更加沒錢,只能發夢……

夢發著發著就到了大學畢業那一年,為了拍畢業照那天留下美好的回憶,花掉積蓄就買了當時最新的入門型號 E-520 ,機身內置防手震雖然不是那時候的世界初,卻是新手入門的福音,而早已成熟的 Liveview 技術,也是自從在 E-330 推出時被震憾了一下之後,終於可以享受到的方便。

可惜還是有點不完美,當年拍了些照片覺得天空的藍很漂亮,到處找資訊看到了「 OM 藍」一詞,以為這就是我們家特色,最終貼到論壇後師兄回覆說「這不是 『 OM 藍』」,從此就耿耿於懷,到底「 OM 藍」是甚麼呢?到了解只有 Kodak CCD 機型出來的才是「 OM 藍」,這是後話了。

後來的故事大家也知道了, E-x20 系列以後, 135 片幅開始重新在市場上普及,整個 4/3 系統開始走下坡。除麈和 Liveview 是今時今日相機的基本功能, Olympus 用家可以驕傲的說這些都是當年 4/3 逼迫市場跟著走,可是 4/3 卻從來沒有成為市場的主流,直至後來感光元件技術更趨成熟, 4/3 聯盟開始革起反光板的命,到了 M4/3 系統現世,被市場接受,形勢才不至於不可挽回,可惜 4/3 的一切都已經不可挽回了。

由 4/3 到 M4/3 ,用過數代旗艦,功能、性能都有長足進步,但最基本的成像風格由我第一台 E-520 至目前的 E-M1II 都已經有了數次改變。就像「 OM 藍」,現在不少泛濫在網上的相片自稱是「 OM 藍」,但我所用過的機身中幾乎每一台的藍天都有不同表現, E-520 和後來的 E-5 已經有差別, E-5 和 E-M5 有更多的不同, E-M5 和同代的 E-M1 完全是兩回事,而到現在的 E-M1II 風格又有了差異……

平生不識「 OM 藍」,便稱死忠也枉然。直至 10 多年後的今天有了經濟能力,趁著那些機器還沒有完全風化,那就補完一下我所沒有經歷過的時代吧。既然只稱死忠,怎可以不去把這個系統的前世今生好好認識一下呢?就像當年喜歡過的女孩,您每晚在 ICQ 、 MSN 等尋找她生活中的蛛絲馬跡,這當然是矯情,卻是無污染的青春。當初胡裡胡塗就消失不見的初戀,您當然不可能再次重溫,但當初想玩卻因為各種原因沒有玩過的相機,只要還有人保存著,還是有機會重拾舊夢的。

二○一八年五月二十七日

只是「銀河+電筒」,為何要小題大做?


文/橙

  不知從何時開始「銀河+電筒燈光」成為了拍攝題材。

  其實很反智,就好像你花過千元買門票到演唱會聽隨身聽、又或者千辛萬苦買到《復仇者聯盟》的戲票後進去滑手機。我們每天都慨嘆城市光害大、空氣差,看不到星星和銀河,然而到了燦爛星空底下,卻不斷有所謂攝影師拍攝這種題材--電筒燈光難道就不是一種人為製造的光害嗎?一個漆黑的環境底下,頭上是奪目的銀河,為甚麼要強加人造光源?為甚麼要千辛萬苦尋找一個稀世、沒有光害的大自然的美景,然後強加人為的燈光去污染星空?

  你是真心喜歡星空,還是只為拍照「呃 LIKE 」?

  近年網路上越來越多這樣的照片,更讓我遺憾的是不少「大師」或攝影界 KOL (澳門也有,不怕得罪大家)樂此不疲的拍攝和分享。此股風氣甚至漫延到了攝影比賽,連一個自稱「大自然保育」的機構也選了這樣的一張相片作為得獎作品,敢問此機構在保些甚麼育呢?

  坦白說,這種拍攝手法對環境來說,也不算是有著巨大和嚴重的影響(當然影響生物作息是肯定的),而只要附近沒有其他「星空使用者」,在禮節上也不致於對其他人帶來不便。如果甚麼人這樣拍攝,只要不是大肆宣揚、抑或受到讚賞,那麼要「隻眼開、隻眼閉」也無話可說。

  問題是這類照片不應該受到鼓勵。這不是美感和藝術的問題,而是一旦這類照片取得成就、獲得肯定,模仿的人就會越來越多。不懂天文禮儀和環保知識的人,總是比懂的人多,人多了,觀星時不懂用紅光電筒、隨意用白光燈胡亂照明者有之,拿電筒和鐳射筆等向天照明者有之,我真的試過在龍爪角拍攝時,一班人拿著電筒周圍亂照,十數分鐘曝光時間泡湯之餘,要求那班人可否把光線照向地下還換來一句「關你L事」。

  有人會覺得很是正義魔人,又或者會覺得為甚麼要小題大做?我想說的是,世界上很多時情往壞的方向走,往往是從漠不關心開始,就像今天大部分的社會、民生問題,都是沿於大家有意無意的默許。


圖片來源:

DCFever 網站
https://www.dcfever.com/news/readnews.php?id=22109

大自然保護協會網站
https://www.tnc.org.hk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