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 拍星空,真的可以?

  看見壯麗星河,我們都覺得心矌神怡。近年數碼相機越來越先進,低光夜拍質素越來越好,造就很多攝友把美麗星空紀錄下來,天文、星空攝影終於成了一個大類。

  時間回到 2000 年代初,筆者第一次和同學到澳門黑沙龍爪角觀星。那時的澳門還在急速發展的初期,光害不算嚴重,珠三角的霧霾也比今天稀薄得多,看著頭頂的繁星點點,自此與星空結下不解之緣,

龍爪角銀河
龍爪角銀河,攝於 2019 年夏天。
E-M10 + mZD 8mm f/1.8 Fisheye
繼續閱讀……

f/4.0 怎會不等如 f/4.0 ?

  想先說一個故事:話說有一次因為一些原因陪太太到影樓,當時由一個當攝影師的朋友負責操刀拍攝。我說想試一下影樓燈的操作,他把數據告訴我,我就試拍了一張。他使用的是 Nikon 的 135 格式單反,而我使用的是 4/3 片幅的 E-M1 ,有趣的是大家的快門曝光組合相差無幾。

影樓猩猩
影樓猩猩

  經常在網上看見有人說,因為小片幅要裁切,所以小片幅的 f/2.8 不等於大片幅的 f/2.8 、同一光圈下小片幅的快門會慢一點、感光度會高一點云云……這是真的嗎?為此我想分享一個很久以前做過的簡單對比。

繼續閱讀……

守得雲開: STC-Optics Astro Multispectra Clip Filter for Olympus M4/3

  作為一個長久使用 M4/3 系統拍攝的星空攝影愛好者,沒有一塊廣角鏡可用的光害濾鏡一直是遺憾。

  城市光害對星空攝影的妨礙不用詳述,在天文拍攝時,我們會使用到光害濾鏡消除光害對圖像的影響。城市光害大多來自街燈使用的水銀( Hg )燈、鈉( Na )燈和 LED 燈,其中水銀和鈉目前還是較被廣泛採用。理論上如果能把這兩種物質所擁有的光線頻率濾除,就能把光害減少甚至消除,因此光害濾鏡應運而生。

前置光害濾鏡
前置光害濾鏡
繼續閱讀……

補完遺憾:玫瑰星雲( NGC2237 )

  四年前用 Olympus E-PL5 拍攝過冬季星空位於獵戶座附近的玫瑰星雲( NGC2237 ),當時沒有輸出大圖的習慣,只是弄了一個 800×533 的小圖。

2014 年拍攝的玫瑰星雲

  去年學習到新的天文攝影後制技術,開始把過去拍攝過的目標重新後制,希望能輸出較理想和較高像素的相片,但總是弄不好這張玫瑰星雲,原來四年前拍攝時,對焦沒有做好,星點和紅色的雲氣都呈輕微的失焦狀態,星點肥大、紅色雲氣不夠細節,而且一個多小時的曝光時間還是有點不足,雜訊其實有點慘不忍睹。小圖時還看不出來,到輸出成 2048×1536 解像度的相片,問題通通跑出來,留下了一個相當大的遺憾。

繼續閱讀……

構思之中一切不必太美好: OM G.ZUIKO 55mm f/1.2 AF 化

  90 年代 Olympus 在可換鏡單反 AF 化的浪潮中急流勇退,改以固定鏡頭單反(橋式相機、 ZLR )迎戰,相信了解 OM-SYSTEM 的朋友甚至是老用家都會有點惋惜,為甚麼在試作了三數款自動對焦鏡頭後 OM-SYSTEM 就走進歷史呢?到了數碼年代,即使有了自動對焦系統, Olympus 4/3 和 M4/3 的對焦性能始終是用家的痛處。也許大家也有幻想過吧?如果當年 OM-SYSTEM AF 化沒有停下來,即使不討論片幅, 4/3 年代的對焦性能應該也不至於比市場落後?

  常言沒有如果,誰知道拜時代進步所賜,今時今日居然能把 OM-SYSTEM AF 化進行到底?雖然已經不是那回事,且聽我慢慢說起。

利用天工 LM-EA7 接環實現手動鏡 AF 化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