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 Gardens by the bay 雲霧森林


文、圖/橙

  說起綠化,新加坡的「花園城市」美譽基本是全世界肯定的,不論是幾乎沒有斷開的城市綠化,抑或已發展到摩天大樓天台、而我們最高還在 G/F 的垂直綠化。一個空有綠化口號的地方,要說環保也是有等於無,相對的,新加坡的廢物回收政策讓西方國家媒體都讚嘆不已。

  先不談背後有多少商業運作, Gardens by the bay 的雲霧森林是近年令我較有感受的同類商業項目。森林模擬了高海拔地區的環境、溫度和氣候,展示著海拔數千米以上的植物生態。當然會拿出來說就不止於此,內裡還有很多關於全球暖化的資訊(當然龐大空間需要的低溫環境要耗費多少能源去維持這可能是個吐槽點吧),不忘提醒一句:海平面上升、全球暖化導致雲量增加,可能導致同類植物更旺盛生長,較乾燥環境下生產植物會消亡。

  新加坡是沿海國家,對全球暖化的危機感理應是相當強烈的, NASA 研究指出,一兩百年內海平面無可避免上升一米或更多,新加坡會面臨被淹沒的危機。而澳門同樣是沿海城市,地方也小,海平面上升的禍害只有更大。

  不過,在澳門真的被消失之前,全球暖化帶來極端天氣,現在就已經降臨。近日的極端寒冷天氣,大家在熱烈關注之餘,更應明白到澳門已不可能再獨善其身。

  我的孩子很快會來到這個世界上,而他即將面對的是越來越複雜的政治、經濟和社會環境,以及來自我們這代嬰兒潮之後的龐大生育率,所帶來的激烈競爭。更無可避免的是,全球暖化和極端氣候將激化上述問題,而孩子身體受氣候的影響,也將比我們感覺到的更難受。

  我雖然強調,孩子的未來自己管,但我不認為孩子這一代應活在越來越極端的氣候和環境底下,而這樣的環境卻是由我們親手造成。

  所以,羅立文司長說可能在今年開始多關注環保工作,我是衷心希望羅司說到做到。

  也期許我在 2016 年,不論在自身工作抑或是歌詞創作方面,也能略盡棉力,不僅為自己,也為孩子。

二○一六年一月二十五日

老筷子


文/橙

  居住在全世界幾乎人口密度最高的小城,生活在小城裡幾乎人口密度最高的地區,忽然醒起,很少為這裡拍照。以前這裡的平房排列得似筷子,所以成了筷子基。巨蟹座比較喜歡歷史,想知道老筷子是怎樣的,到 Google 朝拜,原來筷子基老照片少得可憐。我唯有買老照影集,筷子基的舊貌才略知一二。

  我懂事起就住在衛生中心旁邊,現在衛生中心的一段, 90 年代還是一池死水;聯新大廈是一片荒蕪,是大火後甚麼都不剩的痕跡。當年很喜歡隔著花籠,和鄰居那兩位小朋友嬉戲,也很喜歡往下眺望這甚麼都未發展的沙丘。多年以後,那家人搬了,那兩位小朋友的面目已想不起來。而底下那池死水和那片荒蕪,現在可變成筷子基地標之一。

  小時候也喜歡踩單車環遊筷子基。平民大廈那個籃球場,不知怎的以前是一個沙池,曾經想在那裡起沙堡壘,每次也不成功;宏開那裡變化不怎麼大,倒是中間那個休憩區,開闢以後就經常在那裡,跟同區的小朋友踩友誼賽,也曾在那裡幾乎被搶過單車;北灣那邊,印象中又是荒蕪,現在想來那片荒蕪正是北灣海邊休憩區和大馬路。綠楊以前也是木屋區,但母親總是說那裡是「禁區」,從前只有一次偷偷踩單車進去,裡面其實也不過是筷子基街坊,我的單車還差點輾到人家養的雞。而運順、寶翠那邊,當時還在水裡呢。

  想一想,原來我在這裡居住了廿年多,記憶卻是模糊的,應該羞愧。也許筷子基地方大了,食肆多了,交通也更擠了,也許街坊們都覺得那時的寧靜已不復在。原來人長時間面對著一些人或一些事,很多美好的都會忘記,像那些我們厭倦了的人,或已不再因陌生而有趣的空間。

二○一○年十月八日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