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C Astro-Multispectra Clip Filter for Olympus M4/3

守得雲開: STC-Optics Astro Multispectra Clip Filter for Olympus M4/3


  作為一個長久使用 M4/3 系統拍攝的星空攝影愛好者,沒有一塊廣角鏡可用的光害濾鏡一直是遺憾。

  城市光害對星空攝影的妨礙不用詳述,在天文拍攝時,我們會使用到光害濾鏡消除光害對圖像的影響。城市光害大多來自街燈使用的水銀( Hg )燈、鈉( Na )燈和 LED 燈,其中水銀和鈉目前還是較被廣泛採用。理論上如果能把這兩種物質所擁有的光線頻率濾除,就能把光害減少甚至消除,因此光害濾鏡應運而生。

前置光害濾鏡
前置光害濾鏡

Read more

補完遺憾:玫瑰星雲( NGC2237 )


  四年前用 Olympus E-PL5 拍攝過冬季星空位於獵戶座附近的玫瑰星雲( NGC2237 ),當時沒有輸出大圖的習慣,只是弄了一個 800×533 的小圖。

2014 年拍攝的玫瑰星雲

  去年學習到新的天文攝影後制技術,開始把過去拍攝過的目標重新後制,希望能輸出較理想和較高像素的相片,但總是弄不好這張玫瑰星雲,原來四年前拍攝時,對焦沒有做好,星點和紅色的雲氣都呈輕微的失焦狀態,星點肥大、紅色雲氣不夠細節,而且一個多小時的曝光時間還是有點不足,雜訊其實有點慘不忍睹。小圖時還看不出來,到輸出成 2048×1536 解像度的相片,問題通通跑出來,留下了一個相當大的遺憾。


Read more

再戰十年:Olympus ZUIKO DIGITAL ED 14-35mm f/2.0 SWD


Olympus E-M1 與 ZD14-35

  年紀漸長,總是念舊。

  時間回到 2007 年,無反光鏡換鏡相機還沒出現, Olympus 還在 4/3 單反系統上耕耘,並宣布進入 E-System 「第二樂章」,然後在 2008 年推出了 ZD 14-35mm 。

  稍有接觸攝影的朋友都知道標準變焦有多熱門,一鏡涵蓋了廣角至遠攝,進可攻退可守。在此之前, 4/3 系統也不是沒有標準焦段,除了入門級的套裝鏡頭 14-45mm f/3.5-5.6 和 14-42mm f/3.5-5.6 之外,稍高級和大光圈的還有 Olympus 的 14-54mm f/2.8-3.5 和 Panasonic 的 14-50mm f/2.8-4.0。

  而到了「第二樂章」, Olympus 端出了 12-60mm f/2.8-4.0 和今次要說的 14-35mm f/2.0 。今時今日每當說起 4/3 是誠意之作,份屬廠方定位作超高階鏡頭的 14-35mm 就是粉絲們趨之若騖的對象之一。當年別家最高階的標變還是恆定 f/2.8 , 14-35mm 竟達成了恆定的 f/2.0 ,不能不說是喪心病狂,等效 28-70mm f/2.0 的規格,比 Canon RF-mount 無反系統的 RF 28-70mm f/2.0 還要早了十年。然而為了達成大光圈和十年後的今天仍然傲視 M4/3 系統的畫質, 14-35mm 的體積也達到了和 135 片幅相若的地步, 77mm 的濾鏡直徑、和人家看齊的重量,對於小片幅來說,有人會把大一級的光圈看成優勢,有人卻會把減不下來的體積視為致命缺點。


Read more

4/3 拍星空:礁湖星雲(重新後制)


目  標:礁湖星雲(Messier 8)
相  機:Olympus E-PL5(移除紅外線濾鏡)
鏡  頭:William Optics ZenithStar 80 II ED APO
曝  光:12x600s
拍攝時間:2017年7月25日

把去年拍攝的礁湖星雲重新後制,用更適合的方法疊合,以獲取更好的訊噪比和更多的細節,也因此可以輸出更大的圖片。大家認為相比起之前,那一張較好呢?

只是「銀河+電筒」,為何要小題大做?


文/橙

  不知從何時開始「銀河+電筒燈光」成為了拍攝題材。

  其實很反智,就好像你花過千元買門票到演唱會聽隨身聽、又或者千辛萬苦買到《復仇者聯盟》的戲票後進去滑手機。我們每天都慨嘆城市光害大、空氣差,看不到星星和銀河,然而到了燦爛星空底下,卻不斷有所謂攝影師拍攝這種題材--電筒燈光難道就不是一種人為製造的光害嗎?一個漆黑的環境底下,頭上是奪目的銀河,為甚麼要強加人造光源?為甚麼要千辛萬苦尋找一個稀世、沒有光害的大自然的美景,然後強加人為的燈光去污染星空?

  你是真心喜歡星空,還是只為拍照「呃 LIKE 」?

  近年網路上越來越多這樣的照片,更讓我遺憾的是不少「大師」或攝影界 KOL (澳門也有,不怕得罪大家)樂此不疲的拍攝和分享。此股風氣甚至漫延到了攝影比賽,連一個自稱「大自然保育」的機構也選了這樣的一張相片作為得獎作品,敢問此機構在保些甚麼育呢?

  坦白說,這種拍攝手法對環境來說,也不算是有著巨大和嚴重的影響(當然影響生物作息是肯定的),而只要附近沒有其他「星空使用者」,在禮節上也不致於對其他人帶來不便。如果甚麼人這樣拍攝,只要不是大肆宣揚、抑或受到讚賞,那麼要「隻眼開、隻眼閉」也無話可說。

  問題是這類照片不應該受到鼓勵。這不是美感和藝術的問題,而是一旦這類照片取得成就、獲得肯定,模仿的人就會越來越多。不懂天文禮儀和環保知識的人,總是比懂的人多,人多了,觀星時不懂用紅光電筒、隨意用白光燈胡亂照明者有之,拿電筒和鐳射筆等向天照明者有之,我真的試過在龍爪角拍攝時,一班人拿著電筒周圍亂照,十數分鐘曝光時間泡湯之餘,要求那班人可否把光線照向地下還換來一句「關你L事」。

  有人會覺得很是正義魔人,又或者會覺得為甚麼要小題大做?我想說的是,世界上很多時情往壞的方向走,往往是從漠不關心開始,就像今天大部分的社會、民生問題,都是沿於大家有意無意的默許。


圖片來源:

DCFever 網站
https://www.dcfever.com/news/readnews.php?id=22109

大自然保護協會網站
https://www.tnc.org.hk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