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eiss Ikon Rangefinder


  最近一年多時間重新投入菲林攝影,因為對單反的操控感到厭倦,同時由於個人非常喜愛現代 Biogon 的零變型,在使用 Sony A7 的時間購入了 Carl Zeiss BIOGON T* 2/35 ZM 作配搭,所以在順理成章又巧合的情況下,用低價收集了一台福倫達 R 系的姊妹機 Rollei 35RF 來拍攝底片,一嘗旁軸 M Mount 的感受。

  Rollei 35RF 在二千年初推出時,配搭發售的是一支 Sonnar 40mm f/2.8 鏡頭。這支鏡頭可是旁軸愛好者當中比較搶手的玩物,可是 40mm 的視角卻讓機身有點尷尬。大家知道旁軸靠框線來取景, Rollei 35RF 也配套了 40mm-50mm-80mm 三組框線,然而 40mm 並不是一個常見的焦段,所有機身無可避免的不太被市場接受。個人而言,在這台機身使用 35mm 鏡頭,只能借用 40mm 框線作參考,沒法子較準確的構圖。雖然玩旁軸構圖並不很必要嘛,但敗家總須找個理由。

  那麼直接玩 Leica M ?能測光甚至有自動曝光的 M 菲林機身二手價仍然過萬你捨得嗎?那麼選福倫達好嗎? Rollei 35RF 其實就是了啊!最後,找到了另一位同門( 也是 Cosina 吧……),有單有盒機身狀況也相當良好的 Zeiss Ikon Rangefinder ,雖然系出同門,好歹也是蔡斯嘛。

Read more

我的底片回憶


文/橙

  心血來潮端出從前拍的菲林照,那大概是六七年前的事,那時還在高中,被身邊「損友」損了荷包,投身攝影,剛巧父親又將他的相機送了給我。這是一台全手動的富士老相機,大概比我父親還要老,快門光圈等等都要自己調,當時我對攝影沒概念,大概沒理會快門如何調,父親只跟我說,看準觀景窗內的測光錶,調較光窗大小直至測光錶顯示曝光準確,「卡擦」再扭動拉片桿,這就拍攝了一張相片。

  相信大家都看出了問題所在,只調光圈不單無法隨心所欲控制景深,若果用了大光圈,相片清晰度也會隨之下降。直至我買了人生第一台數碼相機,才懂甚麼光圈快門,以後再用回那台菲林機,才發現更多樂趣。以後那台數碼相機壞了,有大槪三年時間沒有再拍照,直至去年買了現在服役中的數碼單反,才繼續走進光影世界。

  而那些收藏已久底片,細看之下發現了一些感動。有一張底片拍攝了南環湖的風景,那時候那超級豪宅還未建成,小城剛開放博彩業;有一張拍了我以前的中學校園,現在再次回去很多裝潢都改變了。那些底片,我曾經要求過沖印店掃瞄到電腦裡,但我已遺失。左右無事,用魚缸燈和牛油紙充作燈箱,用數碼單反拍攝底片,用電腦調好顏色,那老影像重新浮現眼前。

  跟傳媒朋友分享經驗,他說:「很驚訝以前跑突發新聞的行家,用全手動鏡頭拍攝新聞事件。」我用的數碼單反品牌,自動對焦速度最受批評,故最近乾脆買入四十多年前的老鏡,管他對焦快與慢呢?用著用著居然尋回當年持手動相機拍攝的感覺,只是學懂了如何控制拍攝參數,對焦方面也有更深的領悟,這卻是從前數碼相機沒給我的。之後再用回電腦化的數碼鏡頭,居然拍出比以前更滿意的照片。

  無獨有偶一些標榜全手動的數碼相機,重新受到市場追捧,有些甚至在操作上貼近老相機。老鏡頭也隨著一些新的相機品種再受用家歡迎,老鏡背後的故事也被發燒玩家延續下去。每一代相機廠和攝影者都紀錄著歷史,同時也成為了歷史,讓我們知道從前的人是怎樣想的。就如數碼相機為傳統補完,原來科技的進步沒有讓我們忘記根本,只要你的感覺沒有被文明沖蝕。

二○一○十月十一日

只調戲顏色,不褻瀆情境


  只調戲顏色,不褻瀆情境,除了不能接受在畫面上加入拍攝時不存在的東西,做一點後制其實也很好玩。

  拍菲林,畫質講究的不只是鏡頭表現,還有底片本身的解像力、感光能力、色彩取向,甚至連相紙質素也決定著相片出來的感覺。數碼攝影時代,相機的處理器演算光電訊號,就像菲林表面化學反應一樣吧。菲林處理影像色彩已偏離了真實,相機演算時難保沒有加油添醋。調調色彩,推高一點銳利度,也許由先天不足的電話拍的,也可成為自己心目中有意境的作品吧?所謂調色,還是要以拍攝出來的光為基礎,用作娛己也是好玩的,除非為工作而拍。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