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詞.歌庫」之十四:《What’s Going On…?》


無論你在
富士山下或獅子山下
都應該擁有一張

陳奕迅
06年全新壓軸大碟

WHAT’S
GOING ON…?

CD 收錄感人主打:富士山下、白玫瑰 及歌頌女人歌曲:裙下之臣

CD
01. 裙下之臣
02. 最後的嬉皮士
03. 白玫瑰
04. 黑擇明
05. 富士山下
06. 不如不見
07. 心深傷透
08. 解藥
09. 天公地道
10. 粵語殘片

DVD
01. What’s Going On with Eason?
02. 裙下之臣 MV
03. 白玫瑰 MV
04. 富士山下 MV


「思詞.歌庫」之十四:《What’s Going On…?》 – By Ch@nSiR。橙

   死等爛等,終於等到被喻為新一代歌神陳奕迅的最新大碟《What’s Going On…?》的推出。正如陳奕迅所說,對上一隻大碟有陳氏整家人出場實在太圓滿,讓 Eason 對未來開始感到疑惑,不禁要問一句「What’s Going On … ?」作為醫神迷的我們,聽過《最佳損友》和《落花流水》之後,「What’s Going On … ?」

  與《Life Continues…》風格完全不同,Eason 早放風聲,新歌會帶點「張國榮+王菲」的影子,結果是沒有了《暴殄天物》的 Funky ,換來《裙下之臣》的 Sexy ,單以歌曲 Special 部份為例,陳奕迅的假音及電音絕對能夠營造出迷幻感,只是略嫌 Eason 演繹得不似張國榮妖艷,幸好 Wyman 的詞成功挑戰尺度,直接承認「大概每個人,不只喜歡一個女人」而讚美女性不帶獸性之餘更覺可愛,《裙下之臣》挺而走險換來效果不俗;《最後的嬉皮士》為 Eason 少有的曲風,帶點 J-Pop ,加上 Eason 精彩的玩聲,感覺很有新意。有網友批評歌詞不知所云,筆者認為歌詞的確沒有明確的中心思想,但用來表達自由自在嬉皮的感覺交足功課;《白玫瑰》華麗得有點像圓舞曲,弦樂部份極吸引,反而歌詞沒有像旋律一樣給聽眾帶來畫面。

  然後是林夕來一次真正的「還魂」,用上已故日本著名導演的名字為醫神帶來一首《黑擇明》(是「擇」還是「澤」?),黑擇明因 1971 年改篇山本周五郎的小說《沒有季節的城市》的電影票房欠佳而企圖自殺,夕爺以此事蹟借題發揮。最後一次副歌一句「死亡的筆記」,惹來此曲和《死亡筆記》之間有不尋常關係的疑雲。《死亡筆記》本來為一部推理漫畫,細看歌詞「誰也在暢讀死亡的筆記,不如來推推理」這一句,只不過說明世界有比死亡更有趣的事情罷了。

  承繼《落花流水》的慘到想死,緊接著由《黑擇明》 Ending 帶來的緊張漸漸放鬆,帶聽眾來到《富士山下》,一聽 Intro 已經感到漫天風雪飛花撲面, Eason 再次利用略帶沙啞的聲線演繹出一對情侶分手後的留戀,哀而不怨的編曲恰到好處, Ending 略為老套卻細水長流,但夕爺的詞用上太多意像,恐怕年輕聽眾會吃不消。故事下集《不如不見》利用最簡單的編曲,鋼琴加上弦樂的配搭和夕爺的詞引起天衣無縫又激烈的化學作用,曲風居然一反常態,不走廣闊音域路線,反而發揮了 Eason 男中音的特點,低沉的嗓音繼續陪你慘到想死。不過「慘死」之後《心深傷透》居然係 Rock 味極濃的快歌,敲聲的瘋狂和歌詞的爽快,夠反高潮了吧?

  然後有兩首應該會成為滄海遺珠的歌,《解藥》搶耳度不足,屬於聽久了才有味的作品,其實 Special 的電結它 Solo 很吸引;《天公地道》像 Band Sound ,歌詞雖然帶點說教,但作為一首勵志歌算得上穩打穩紮。最後的《粵語殘片》,會不會因為周博賢的名氣而起死為生?仍然是一首很 Band Sound 的歌,周先生用歌詞說故事,「你及時遞上餐紙」和「大件事」等句子實在說得很有電影感。

  很害怕 Eason 失利於頒獎禮,因為不僅派台主打歌如《富士山下》其實全部略嫌 K 味不足,就連感人的《不如不見》恐怕也會讓普通聽眾感到沉悶,畢竟他們較少接觸 Classic 的弦樂。但對於 Eason 這個級數,一張大碟應該帶給聽眾的感覺不應該是「保持水準」,而是「震憾」,歌曲的傳唱度已經不是最重要,新的嘗試卻非做不可!像《裙下之臣》的露骨、《白玫瑰》的圓舞華麗或《不如不見》略帶古典味的音樂,試問當今誰敢嘗試、又能夠讓人死心塌地的愛上?如果 Eason 不再唱下去,教我們一眾樂迷漫漫人生路如何排遣?

橙 2006-11-27

「思詞.歌庫」之十三:情義兩心堅


「思詞.歌庫」之十三:情義兩心堅 – By Ch@nSiR

  老實說,筆者一向覺得劉華的唱功不差,但沒有甚麼特別之處,然而本著對流行曲的熱情,首聽他翻唱《情義兩心堅》就落足耳力。細聽之下,也不差嘛,有著相異於張德蘭的版本各有韻味。可能劉華自己拍過《神鵰俠侶》這套經典,所以唱來惹起思潮起伏吧,不過對比起來,張德蘭的聲線始終像清泉一般悅耳動人。

  曲是顧嘉輝的曲,所以廣東小調味道極濃,但相比起另一首經典《兩茫煙水裡》差了一截,也比不上另一首採用相同 ABA 曲式的經典《當年情》。反觀詞雖不是霑叔,而是比較少聽見的鄧偉雄所寫,水準卻不被比下去。歌詞不但和神鵰故事絲絲入扣,而且字裡行間能夠聽得出詞人的音樂感實在不輸於當代著名詞人。「情義似水逝去,此心托飛雁」一句不僅詞藻動人,而且字字皆能順著旋律拍子走,聽來更蕩氣迴腸,這一句是筆者認為全曲最精彩、亦最感動到筆者的點睛句;而「別去已經難,重會更艱難」等句子也表現了詞人修辭運用的功力。

  不過張德蘭的版本年代久遠,不知各位較年長的朋友重溫此曲有否憶起當年的日子?張德蘭的版本有著細水長流的溫柔感動,劉華則多了一份深情而浪漫的柔腸百轉,皆能讓讀過這本小說的朋友再一次感動。未接觸過《神鵰俠侶》故事的朋友,還不快快到書店感受一下這本愛情故事的經典傑作?

《情義兩心堅》
作曲:顧嘉輝 填詞:鄧偉雄

情若真 不必相見恨晚 見到一眼再不慨嘆
情義似水逝去 此心托飛雁 遠勝孤單在世間

情若真 不必驚怕聚散 變化轉眼也應見慣
誰願去揮慧劍 此心托飛雁 縱隔千山亦無間

愛比朝露 未怕短暫 存在倆心堅 情不會淡
別去已經難 重會更艱難 愛火於心間 不冷

情若真 不必苦惱自嘆 縱已失去也可再挽
情緣至今未冷 此心托飛雁 那怕悲歡何妨聚散

「思詞.歌庫」之十二:春光乍洩


「思詞.歌庫」之十二:春光乍洩 – By Ch@nSiR

  此曲主唱為黃耀明,乃電影《春光乍洩》之主題曲。電影涉及同志話題,連帶歌迷對其同名主題曲也敬而遠之。可是林夕寫的這首主題曲,卻不一定談同性戀,且聽筆者細細道來。

《春光乍洩》黃耀明
曲:黃耀明/蔡德才 詞:林夕

你以目光感受 浪漫寧靜宇宙 總不及兩手 輕輕滿身漫遊
再見日光之後 慾望融掉以後 那表情會否 同樣溫柔

  開首兩句其實道出了兩性之間的兩個片面:愛/性。「你以目光感受,浪費寧靜宇宙」代表了愛,而「兩手輕輕滿身漫遊」則代表了性。「再見日光之後,慾望融掉以後」一語相關,可以代表「一夜纏綿過後天明」,也可以代表「春宵一刻值千金」,視乎再見兩個字怎麼解法。「那表情會否同樣溫柔」則藏著暗湧,到底談情的兩人彼此的愛會否永遠不變?全段詞人處理手法非常含蓄而且貼切,把敏感的題材以較雅致的字句道出,也給予了讀者/聽眾相當的想像空間。

意亂情迷極易流逝 難耐這夜春光浪費
難道你可遮掩著身體 來分享一切
愈是期待愈是美麗 來讓這夜春光代替
難道要等青春全枯萎 至得到一切

  這裡的「意亂情迷」和「這夜春光」是一個對比,這裡看出詞人企圖為「愛」和「性」作出一定程度上的對立。林夕曾經接受過歌者黃耀明的訪問,被問到愛情中的靈(愛)與慾(性)的選擇,林夕答道:「慾,因為慾有時間性的,但靈可以很長久。」此曲也許是因林夕的這種想法而產生。「難道你可遮掩著身體,來分享一切」則似乎一語相關,象徵著不論求愛或是求性也應該毫不保留。「愈是期待愈是美麗,來讓這夜春光代替」則表達了詞中主角相信「幻想總是比現實更美麗」,似乎不及眼前的歡愉實在。「難道要等青春全枯萎,至得到一切」為詞眼,點明全詞意義。

你我在等天亮 或在沉默醞釀 以嘴唇揭開 講不了的遐想
你我或者一樣 日夜尋覓對象 卻朝夕妄想 來日方長

  「等天亮」的細水長流應該象徵著「愛」,「沉默醞釀」的一觸即發似乎代表著「性」,而詞人用上了一個「或」字,這樣的安排也代表了在詞中主角心中後者的勝利。「你我或者一樣,日夜尋覓對象,卻朝夕妄想來日方長」再次說明詞中主角對天長地久的不信任。

意亂情迷極易流逝 難耐這夜春光浪費
難道你可遮掩著身體 來分享一切
愈是期待愈是美麗 來讓乍現春光代替
難道要等一千零一世 才互相安慰

  「乍現」兩個字,比「這夜」兩個字更能強調「一剎那」的感覺。而「一千零一世」在時間性上比「青春全枯萎」來得更久。詞中主角尋覓天長地久愛情而不得,只好在青春之後互相安慰,「安慰」這兩個字不但完全表達而且更感情盡致,詞人煉字功力可見一班!

  此歌手法雖然含蓄,卻能盡致地將「性」表達,以及當中不斷使用對比手法,均流露出詞人入勝的文學修為,實在能夠被看待成極高水準的文學作品。詞中所帶「活在當下」的意義,詞人選擇以敏感題才寫出,也許和詞人本身的愛情觀有關。收筆之前呼應筆者開頭說的話,《春光乍洩》這首歌不一定要以同性戀角度切入的,而且也似乎沒有一個字眼和同性戀拉上關係呢。

「思詞.歌庫」之十一:落花流水


「思詞.歌庫」之十一:落花流水 – By Ch@nSiR

  出自陳奕迅新碟《Life Continues》,陳奕迅說碟名為呼應其演唱會《Get a Life》,意為「讓生命延續」。流水和落花的故事看得多,且看黃偉文怎樣處理。

《落花流水》陳奕迅
作曲:Eric Kwok/Eason Chan
填詞:黃偉文

流水像清得沒帶半顆沙 前身被擱在上游風化
但那天經過那條堤壩 
斜陽又返照閃一下 遇上一朵落花

  首兩句作為引子,帶出「流水」的故事,當水流到某處(以「堤壩」作象徵)。斜陽詞意不明,應該是固定時間吧(也有「夕陽無限好」之意吧),而「遇上一朵落花」就帶聽眾進入故事。

相遇就此擁著最愛歸家 生活別過份地童話化
故事假使短過這五月落霞 沒有需要驚詫

  詞意較簡單,單看這一段對全詞的感覺作出少許的破壞,寫得太出了吧,「生活別過份地童話化」這個意思,黃偉文在楊千嬅《Miriam’s Music box》的《一個人的童話》中寫得更淋漓盡致。

流水很清楚 惜花這個責任
真的身份不過送運
這趟旅行若算開心 亦是無負這一生
水點蒸發變做白雲 花瓣飄落下游生根
淡淡交會過 各不留下印

  「真的身份不過送運」一句出現沙石,雖說是為了遷就旋律,但筆者要聽幾次才明白句子的意思是「流水流動是為了送運落花」。「水點蒸發變做白雲,花瓣飄落下游生根」後句有人認為花瓣不知怎麼能生根,但花瓣在泥土上也能當作植物的花肥,所以個人認為以理性角度解不通此句,但若取其意境仍是一流,水點成為白雲,花瓣飄落下游,一在天一在地,在補上一句「淡淡交會過,各不留下印」,感情寫得盡致。

流水在山谷下再次分岔 情感漸化做淡然優雅
自覺心境已有如明鏡 為何為天降的稀客 泛過一點浪花

  此段也可說是呼應首段,描寫「流水」的心理。因為「水」會知道自己在流動,暗暗寓意明白時間快逝,故自以為看透,「自覺心境已有如明鏡」。「天降的稀客」比喻落花,但花瓣飄落在流水上,其重量應該最多只能泛起漣漪,「浪花」似乎誇張了,只好再取其意境,寓意「水」內心因遇上「花」那澎湃的感動吧!

天下並非只是有這朵花 不用為故事下文牽掛
要是彼此都有些既定路程 學會灑脫好嗎

  「要是彼此都有些既定路程,學會灑脫好嗎?」可說是點明了全詞的第一個主題:天意如此,執著何苦。

流水很清楚 惜花這個責任
真的身份不過送運
這趟旅行若算開心 亦是無負這一生
水點蒸發變做白雲 花瓣飄落下游生根
命運敲定了 要這麼發生

講分開 可否不再用憾事的口吻
習慣無常 才會慶幸
講真天涯途上 誰是客散席時 怎麼分

  再次點明主題:習慣無常才會慶幸。「誰是客散席時」的「客」較突兀,應該是指人客吧。

流水很清楚 惜花這個責任
真的身份不過送運
這趟旅行若算開心 亦是無負這一生
水點蒸發變做白雲 花瓣飄落下游生根
淡淡交會過 各不留下印

但是經歷過 最溫柔共震

  「淡淡交會過,各不留下印」,輕輕一下講出流水和落花各自的命運,最尾補上一句「但是經歷過最溫柔共震」作出安慰,完結全詞。

  整首詞的起承傳合、歌詞的結構和詞人另一首作品《葡萄成熟時》十分相似。第二次主歌應該是為呼應第一段主歌的故事,對其作出心理描寫,其故事性較弱。很多句子雖然不太切合邏輯,但其意境卻屬一流,尤其「水點蒸發變做白雲,花瓣飄落下游生根,淡淡交會過,各不留下印」一段為甚,可說是一首浪漫主義、以意境取勝的歌。

既愚 2006-2-20

「思詞.歌庫」之十:一切還好/我甚麼都沒有


「思詞.歌庫」之十:一切還好/我甚麼都沒有 – By Ch@nSiR

  陳奕迅復出前後一段時間,推出的新碟 《Great 500 Secs》包含了這首《一切還好》,聽聞是他在舊公司的作品。有些朋友似乎覺得曲子比較沉悶,但筆者一聽就記上心頭。聽罷整支曲子,第一時間想起的是 Eason 舊作《我甚麼都沒有》。

  乍聽之下,兩者的歌詞也圍繞著夕爺一貫愛寫的主題:我愛的人不是愛我的人,得不到的是最好的。《一切還好》的故事應該是歌者安慰再次失戀的前度女友,寫起來較有故事性;《我甚麼都沒有》應該就是寫我愛的人不是愛我的人。

  吃不到的葡萄是酸的,兩者也有類似的句子:「失去的唯有認了,在冥冥中他不屬你的」(《一》)、「我沒有理會有沒有,連伴侶也要花費多幾倍力才望個夠,但仍然難擁有」(《我》)。而在《我甚麼都沒有》裡面,也有一整段的佳篇:「曾愛惜的總要放手,難接手的又來等候。如我愛你你愛的他都要走,同樣犯不著哀求。遺憾夠,還要去張開笑口」。

  《一》於故事性上較勝一籌,而《我》則勝在佳篇佳句甚多,如「連夢裏也會覺得快樂難求」一句。可是「連淚光都光不過黑夜盡頭」這句,似乎用在營造意境罷了。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