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 繼續努力


文/橙

  2016 年繼續得到各方友好愛錫小弟,先在這裡表示萬分感謝。

  去年最重大的事情當然就是貓 B 來到我們的生活中。回想過去八個多月,不能不說驚心動魄。初出生時每晚大哭數次,緊張得跟老婆連睡也不敢睡,到貓 B 長大了一點、抵抗力差了一點,又擔心會病會痛,直到半歲後開始學爬、學站立,又要勞心貓 B 會否從床上跌下來……初為人父,這段旅程走得戰戰兢兢,也不能說不辛苦,但溫馨的回憶也著實太多,第一次看到貓 B 轉身、第一次向前爬、第一次扶著床邊站起來,甚至是每天清晨拉出一坨屎,都足夠讓夫婦倆人樂上一天。貓 B 開始接觸固態食物已有一段時間,雖然每次也快樂得搶著吃,但腸胃卻不算消化得很好,也不是每天都能成功上大號,希望來年貓 B 會更健康、更快樂吧。

  去年也必須感謝各位老大關照小弟,填詞方面得到不少老大給予機會,實在相當感激,將來有機會必定逐一致謝,也希望 2017 能跟更多朋友合作。

  工作方面,可能是熟習的關係吧,感覺衝擊少了,但我深信是一個由量變到質變的過程。前輩說這行業最少十年資歷才能稱作入了門,至今仍然銘記在心。

  最後必須感謝老婆這一年來的辛勞。有時妳想發發脾氣我會笨得跟妳吵吵嘴,自問自己不是一個最解溫柔、最懂體貼的老公,但我永遠是最懂妳的人, 2017 年我們繼續努力吧。

二○一七年一月一日

鏡花緣: Carl Zeiss BIOGON T* 2/35 ZM


  上回說到 Jupiter-12 ,戰前 Biogon 的設計讓我對 Biogon 產生好感,可是接觸過現代的 Biogon 鏡頭,卻了解到不是同一回事。有人說,戰前 Biogon 可說是基於 Sonnar 發展出來的,不管怎樣,現在的 Biogon 卻是如假包換的對稱設計了。但同樣稱為 Biogon ,有些特性卻是相似的,無論是戰前還是現代,近乎零的變型同樣優異。

  當然說到現代 Biogon 的代表作,似乎應說那堆中幅鏡頭或航空鏡頭,即使是 135 格式, 同門的 21mm f/4.5 也更為經典。不過 ZM35/2 也是現代蔡司 Biogon 中評價最不錯的一支鏡頭了,同樣是 35mm 的 C Biogon 2.8/35 ZM 則輸在變型控制。

  62 度視角被廣泛應用在人文攝影, f/2.0 的光圈確保了通光量, T* 鍍膜也提供了優異的抗耀光能力。當然,鏡頭的表現都傾向現代,反而沒有老鏡的老味了。

  和一般 Biogon 一樣,對稱結構換來較多的邊角失光。另外 Biogon 本來就是為廣角而生的結構,散景是否美觀就不要多想了。

  鏡頭一般用在 Sony A7 和 Rollei 35RF 上。說起來, Zeiss 的 Loxia 2/35 是照 COPY ZM35/2 的光學設計,個人認為 ZM + 神力環比 Loxia 更化算……

鏡花緣: Jupiter-12 2.8/35


  原諒我俗氣的和很多人一樣酷愛 135 格式中 35mm 焦段約 62 度的視角,雖然對八六七枚還不算很感冒,但每接觸一個系統,總要找該系統的 35mm 或等效的焦距來把玩一下。

  換到 Sony A7 後接觸旁軸鏡頭,第一支 35mm 旁軸就是前蘇聯的 Jupiter-12 ,這支有蔡斯血統的「 Russian Copy 」版本,乃二戰後蘇聯奪取德國蔡斯設備後的制作,除了原先蔡斯的 S 接環外,也提供了 LTM 接環。光學結構被稱為「戰前 Biogon 」,因為那是基於 Sonnar 結構設計出來的(網上有資料說是把 Sonnar 的後組放大得出一個 f/2.8 的鏡頭),和現代那種對稱設計的 Biogon 是兩回事。現代 Biogon 標榜的是幾乎修正至沒有變型的特性,而「戰前 Biogon 」則好像有點枕形變型,也就是有別於一般逆焦設計廣角鏡頭常見的桶狀變型, Jupiter-12 的變型是向內幅射的,儘管很輕微。

  和老世代的旁軸鏡頭一樣,最近對焦為一米,加上 f/2.8 在現代來說被認為是普通大小的光圈,散景注定不很突出, f/2.8 在過去可算是大光圈了啊……不過可能真的是 Sonnar 血統的關係吧,散景的味道很相似。

  仍然是老鏡的鍍膜技術不佳,加上前蘇聯鏡頭的鍍膜真的不怎麼樣,抗耀光能力就算了吧,不過思考一下,倒能玩些效果的。

  網上找到的資料說,部分較早期的 Jupiter-12 無論是物料抑或工藝,都是完全複制蔡斯的,而我手上這支應該是中後期,鏡片和鍍膜已改為蘇聯自己的物料,表現是否真的有不同就不得而知了,但鏡身工藝真的不怎麼樣。這支鏡頭如有機會,還是用來拍菲林機較靠譜,始終數碼感光元件的特性,還是會讓舊式的 Biogon 崩潰。

後記( 2014/12/24 更新):

  較早時購入 Rollei 35RF 作為底片旁軸機身, Jupiter-12 無法插入機身內,以底片解放 Jupiter-12 的想法只好作罷。 A7 的感光元件倉卻有足夠位置,有興趣的朋友請放心使用。

鏡花緣: Canon 35mm f/2.0 LTM


  年初購入 Sony A7 用作轉接老鏡,當時手頭上的都是單反鏡頭。這些鏡頭大概都是蔡斯的 Distagon 和 Tessar 結構,以及遠攝 Tele 結構,也因為是單反鏡頭的關係,法蘭距比較長,裝上 A7 之後顯得有點笨重。 E-mount 幾乎是歷史上最短法蘭距的 135mm 格式,如果還是轉接單反鏡頭,那鏡頭與 CMOS 所留的空間就未免顯得浪費。

  所以當時就開始研究同樣法蘭距短的旁軸鏡頭,最終 35mm 焦段先後收入了 Jupiter-12 和 Canon 35mm f/2.0 LTM 。說實在的, Canon 2/35 LTM 的造工真的不錯,感覺上比現在制造的更有心…… Canon 2/35 LTM 是蔡斯的 Planar 結構,常見於現時經常接觸到的 50mm 焦段,特點是用的鏡片少、像場平均、解像力高,但如果做 35mm 的話,焦距就短過一般單反的法蘭距了,因此單反都用上容許焦距短過法蘭距的 Distagon 結構,但 Distagon 結構又換來更多鏡片和更大體積……但在一般 135 系統的旁軸,法蘭距還沒見過超過 30mm 的,很多 35mm 焦距的鏡頭都採用了 Planar 來設計。而 Canon 2/35 LTM 亦被稱為「日本七枚玉」,亦即被認為和 Leica Summicron 35/2 七枚鏡片 Planar 結構版本一樣。當然,細看結構還是不一樣的設計,但被這樣誤解,不多不少也和鏡頭本身的質素有關吧。

  沒有用過七枚玉不能作甚麼比較,但手上兩支 LTM 口的 35mm 就可以好好比較了。用在 A7 上, Jupiter-12 採用了戰前的 Biogon 結構,未到邊緣畫質已開始崩潰(數碼感光元件設計問題,非戰之罪),而 Canon 2/35 LTM 則直到邊緣還是站得住腳。

  說起散景也是一般 Planar 的特性,過渡是不錯的,跟 Jupiter-12 表面是 Biogon 骨子裡是 Sonnar 的表現相比也沒那麼雜亂的感覺。當然, Jupiter-12 融合了 Biogon 的特性,幾乎沒有任何枕狀或桶狀變型。

  可是和大多數老鏡一樣,當時的鍍膜技術沒有現在的好,對付強光是沒有辦法的。另外對比起來, Canon 2/35 LTM 的畫面比 Jupiter-12 呈冷調。

  在旁軸世界裡我可能連門都未入, Canon 2/35 LTM 對我來說,應該算是價錢表現都較為平易近人的選擇了,雖然我還是比較喜歡解像力完全無法在數碼機身上解放的 Jupiter-12 ,以至後來還是受不住戰後新 Biogon 對稱設計的誘惑……

我所用過的 4/3 器材(五):大小 25 奶之爭


文、圖/橙

  無論是過去 4/3 還是現在的 M4/3 年代, Panasonic 不少鏡頭都掛著 Leica D 和 Leica DG 之名,而在 4/3 年代, Panasonic 推出的四支鏡頭更全都被名命為 Leica D 。不管是真的還是假的, 4/3 年代的 Leica D 鏡頭都受用家好評。其中 Leica D Summilux 25mm f/1.4 被冠以 Leica 的「 lux 」之名,被網友稱為「 25 奶」, 更被台灣網友稱為「魔性之瞳」(連結),其光學能力可想而知。這也讓 Panasonic 進入 M4/3 年代後,也要推出 M4/3 版本,被稱為「 Leica DG 」的版本,兩個分別被稱為「大 25 奶」和「小 25 奶」。本文是擺明車馬要比較一下兩鏡的,因為本身擁有 M4/3 版本,又從朋友處借來了「大 25 奶」,便促成了這比較。

  以下測試,機身為 Olympus E-M1 ,各項拍攝數據是相同的,光圈是全開(鏡頭規格都衝到 f/1.4 了,收光圈比較沒意思),大小兩鏡拍攝時間差距在一分鐘內,故光線變化可忽略。

第一組:

大 25 奶:
001_D25

小 25 奶:
001_D25

大 25 奶(中心):
001_D25

小 25 奶(中心):
001_D25

大 25 奶(邊緣):
001_D25

小 25 奶(邊緣):
001_D25

  第一組的結果,兩鏡中心解像力沒太多差距,邊緣部分「大 25 奶」還是站得穩,而「小 25 奶」已經出現像差。

Read more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