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Thanks to: EGL / Lazor Garden Alivila

2016 的期待


Photo Thanks to: EGL / Lazor Garden Alivila

文/橙

  那一年,一個壓力頗大的晚上。

  回到家裡,問內子,也是當時的女朋友:如果我想維持現狀,而去做那件我一直想做的事,妳會同意嗎?直至今年結婚後,有一晚我再次問內子,她的回答還是一樣:

  「想做就去做吧。」

  所以我也成了保護她的人。

  這段時間生命迎來三個重大改變。首先是感謝大家一直以來對我倆的關懷,終於在各位的愛護下,我倆正式決定接下來的日子陪著對方走。可能和身處的環境有關吧,這幾年來可真是風浪不斷,幸好我倆有對方理解,撐過了一次又一次的困境。而展望未來,只怕更多,但我們就是有信心能撐得過。

  另外就是奔三這回事。接下來的數個月,是雙十年華的最後時光了,最近總是在想當年,才驚覺光陰飛逝實非陳腔濫調。二十歲這一段日子,成就了許多微不足道的鎖事,但大腦皮層同樣刻下了無數抱憾終生的紋理。錯過了的事很多、錯愕的事也很多,而犯下了的錯誤只有更多。和原本想要成為的人相比好像有點差距,雖然來者可追,然而時代巨輪輾過後,那些捨不得、追不回的事情都只能暫時擱在身後了。

  而最後一個改變,就讓我跟你談一談吧。

  嗯,説起來,尚有四個多月我們就會見面了。這一刻,我還不知道你是一個怎樣的人,也未知道你叫甚麼名字。

  我對你充滿好奇,好奇的是,你將會變成一個怎樣的人呢?但大概我千般想像也不會是你的模樣吧。

  老爸是個有很多很多事情想做的人,多得你無法想像。所以老爸並不計較要花多少時間去完成那些事情,很多時候要達成一些目標,你必須要等待,等時機成熟、等你有足夠的累積,才能厚積薄發。而你老爸,底子太弱。

  所以,老爸過去數年停下了步伐,固本培元,現在終於又重新上路了。而你媽媽把整個過程看在眼內,從不苛責或制止,甚至無時無刻鼓勵我去做想做的事。

  所以,我和妳媽都期許你能自己掌控自己的人生,即使你最終選擇平庸,一樣可愛。何況你爸我自命不凡、捨平凡愛動蕩,你骨子裡期望活得精彩,有何出奇?抑或認為平淡是褔,又有何出奇?

  所以,你老爸會努力給你一個愉快和富足的童年,到你長大以後,世界就是你的,跟老爸無關。

  同樣地,老爸會給你最好的,但不會全部都給你,因為我也有我要征服的偉大航道,有我要去找的一片天。

  從前以為,成家立室後將歸於平淡,現在明白,如果一定要為下一代立下一個榜樣,那就是盡力做好自己想做的事。

  在這 2015 年的終結,我期待著你的到來,我會跟你分享我的人生體會,但你不一定要跟隨我的,而我會期待你長大後的樣子。

  在這 2015 年的終結,我期待 2016 年的到來,好讓我把握青春最後的十年,由自命不凡變成真正的不凡。而這一切,希望能繼續和內子一起見證。

二○一五年十二月三十一日

十八變廿八


文/橙

  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早兩日報七點,報到協和號沉沒已經兩年半的消息,才驚呼時間過得太快。

  老套說句「不經不覺」,不單止協和號沉了兩年半,細佬也讀完四年大學回家了,初入行時遇著雙選舉(如果唔計實習),立法會也不經不覺換了批人,崔特首也要宣布競逐連任了。

  中學兄弟們逐個步入人生另一階段,大學伙伴也找到人生另一半,不少人也正向著自己的目標前進;當年一起往前衝的,尤其寫歌詞的,也到了紅館萬人大合唱、拿著書索簽名的地步;玩武術的師兄弟姊妹也不再像當年練習前踢波、練習後打機,個個成熟穩重; MPLUS 的老友也不再停留「.咩」,做起自己的生意來;聖記的幼稚園、小學的同學們雖多年沒太多聯絡,但經常從 Facebook 看到消息,有些已身為人母、有些在商界已綻放異彩了。

  這幾年真的太快太快太快,尤其是傳媒這行,走得慢一點也隨時被時代巨輪輾死,這些年來好像真的沒有時間停下來,好好整理一下所見所聞;睡前覺後午夜夢迴,有時又會看到以往種種,到底當年有哪些自己對自己承諾過的,到這刻的想法仍然是一樣呢?那些時候,到底誰負過我、我又負過誰呢?大學時總是弄到自己每天忙這忙哪,畢業後總把「若無閒事掛心頭便是人間好時節」掛在嘴邊,哪想到最近又開始讓自己回到那個時候的 Work Load 了,又不知是因為體力精力大不如前還是觸覺衰退,難道沒練習太耐、感覺都追不回來?

  諗得多個頭,十八轉眼變廿八,十年人事賺到了些甚麼、有很多東西要說感謝,但轉機轉工轉車轉會轉校,很多東西也不知道到底在哪裡失去了。

  逝者如斯不分晝夜,不知道自己想說些甚麼,只是太久沒寫,只是細佬回家有感而發隨便寫寫而已。

二○一四年七月二十日

4/3 一個十年的興衰


E-420 with ZD9-18

文/橙

  如果你能明白阿仙奴輸八比二、或施丹退休前最後一頂的失望和失意,你也許明白我為何會如下說:

  2003 年正值賭權開放帶來的經濟騰飛和生活空間被壓縮的開端、正值美國佬打伊拉克惹來的種種阿拉伯恩怨情愁、正值 SARS 來襲才被發現的人性光輝、正值巨星殞落警醒世人的夕陽無限好……同年, 4/3 系統第一代經典 Olympus E-1 橫空出世,然後超聲波除塵、 Liveview 的引入、甚至拿掉反光鏡,4/3 在這十年來從來不是市場主流,卻又逼得主流不得不跟隨腳步走,我等死忠多多少少都是因為 Olympus 和 Panasonic 的負隅頑抗而又不失堅持,才會一股腦兒投入。

  十年一覺楊州夢,贏得青樓薄幸名, 2013 年 Olympus E-M1 推出,正值盟友 Panasonic 的 4/3 早就如八萬五一樣已經不存在, Olympus 亦在不需言明的態度下,正式宣告 4/3 E 系列和 OM-D 系列被整合,也就是說, 4/3 系列的單反被整合到 M4/3 系列的無反當中,而剩下的,是一堆變態又不失和藹可親的 4/3 高規格鏡頭。

  悲觀的看,是 4/3 單反宣告死亡,樂觀的看,是 Olympus 比新東主 Sony 還要先一步把反光鏡拿掉,正式揭開了真正的革命,而這一次,又能不能再逼迫主流廠商跟隨腳步呢?

  正如阿仙奴或法國國家隊不論輸贏,仍然有一班球迷撐下去,即使施丹退休,過去的球技還是令人津津樂道。你可以哭泣,但不要洩氣。你可以悲傷,但是不要放棄。可能 4/3 最好的時代,尚留在如初戀一樣的 E-1 ,但時代巨輪畢竟還是會向前走的,既然沒有把那堆 4/3 鏡壓碎,也就是說,它們還會多陪伴我們戰下去,至少戰到下個十年。讓我們 4/3 老用戶的最好時光,留在賭權開放、伊拉克開戰、 SARS 來襲和巨星殞落的那個不願想起,又不敢忘記的年代吧。

二○一三年九月十一日

說不出的


  「舊年月不敢去接觸你,名貴外套、歌曲都送給你,何不說聲、讚美怎麼總吝嗇?淹沒了不得已一點稚氣。」不知道人長大了是不是已不需要讚美,有時候聽見或看見別人的讚美,你會不會覺得很鼓勵?

  無奈我自己也很少讚美人。

  這幾年來最大的收獲,就是從幕後走到幕前,有能力對著很多人,表達自己要表達的。少年時看著身邊的同輩,上課時演講得那麼流利,那時候的我根本想也想不到。即使會被朋友重視,也不會是標青的一個,只不過你還是會得到鼓勵,別人會希望你進取一點,大膽表達自己。

  終於有天所有人都在看你,別說讚美,你很少再聽到別人的評論,是何等寂寞。尤其新聞,過去了的新聞新過了,沒太多人會記住。

  沒人注意沒關係,但更甚者是,《說不出的》說的是父親,直到歌者站在台上受盡愛載,卻從未聽過父親的讚美。理解得很,我知道有時被安排中午出現在公仔箱,家人即使沒看電視,也會在晚間新聞碰碰運氣。最記得2010年到玉樹採訪地震,在4800米的高原上,我只是透過電視說了句頭有點痛,家人就立即打電話來問我是否受得了高山反應。

  感動,我知道我安然無恙回家已是最好的報答,但當然沒有拇指。這些年來無論表現好壞與否,家人卻很少評論我的表現,「食螺絲」除外。成人是大小孩,其實我也會想要家人一句鼓勵、一句讚美,儘管我知道自己有缺點。

  經已給我怎會看不到?家人的關懷,我感恩,正因為我感恩,所以我更渴求短短的兩個字,那怕只是「 Good Job 」。

二○一一年四月二十四日

檸檬茶上腦


文/橙

  有點理解為何有煙剷,後生仔可能貪得意裝帥,一個成年男人開始煲起煙來,不是有壓力,就是為女人。

  大學時代曾經在短短兩年,做完了像比一輩子所做般多的事,一個星期工作九天開五次會,顛峰時期早八晚十二,只為追回那一點點時間;感情方面,更只能用爛透來形容。有點受不了時,不是沒有拿起過煙的,但最後如何,不提了。

  從我長大後自己買早餐開始,幾乎必定是每天一個麵包一盒檸檬茶。初初沒甚麼只是想喝,喝的是陽光,後來清一色維他,因為發現,吸進喉嚨裡之後的感覺,有點上腦,突然壓力全消。第一口喝下的酸,直撃腦袋最深處,把剛分泌出來的皮質醇都酸得化掉,然後那種清涼的感覺,那陣留在口腔裡的甜味,足夠腦袋半天少分秘一點皮質醇。不知怎地,這種感覺,陽光給不了我。

  剛當上傳媒時,一段感情剛好完結,再加上○九年雙選舉多事之年,更是茶癮顛峰,壓力大的日子,一天可以吸索五盒,大概比煙民一日兩包煙更荒謬。大概是因為咖啡因吧,真的有點像吸煙,吸索了就提神,上了癮便戒不來。

  唯一問題是糖份太高,每 100 毫升的維他檸檬茶就有十多克糖,直到後來終於有幾位朋友說我胖了,要我戒維他檸檬茶,這簡直要我的命。最近一年控制茶癮,喝的次數十隻手指該數得出,雖不算是生不如死,但總覺有點囉囉攣不是味兒,喝甚麼也覺得淡而無味。

  上網搜搜,原來不少朋友和我有同樣感覺,不喝維他檸茶總不舒服,原來大家都上癮了,不過我想只有我才會這樣嚴重上癮吧?

  也許又有壓力了,最近茶癮又回來,雖不至於回到一天五盒的日子,但連回鄉也要周圍尋找這香港出品,我想我是只能少喝,卻是戒不來的。朋友啊,別再要我戒檸檬茶了,我深信喝檸檬茶至少比煲煙健康啊!

二○一一年二月十一日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