橫琴星樂度‧ 2019 秋

  對小朋友來說的確是好玩與體能訓練並存的一個好地方,不過今次只是一天來回的旅程,下次可以試一下住宿。這次從漁人碼頭乘坐專車直接前往橫琴,只是途中要下兩次車過關,這比較麻煩。

4/3 拍星空,真的可以?

  看見壯麗星河,我們都覺得心矌神怡。近年數碼相機越來越先進,低光夜拍質素越來越好,造就很多攝友把美麗星空紀錄下來,天文、星空攝影終於成了一個大類。

  時間回到 2000 年代初,筆者第一次和同學到澳門黑沙龍爪角觀星。那時的澳門還在急速發展的初期,光害不算嚴重,珠三角的霧霾也比今天稀薄得多,看著頭頂的繁星點點,自此與星空結下不解之緣,

龍爪角銀河
龍爪角銀河,攝於 2019 年夏天。
E-M10 + mZD 8mm f/1.8 Fisheye
繼續閱讀……

香港黃金海岸‧ 2019 夏

  正值妹妹出生,哥哥準備正式入學,我們帶了哥哥到香港玩兩天一夜,讓哥哥在上學前有一個完美的暑假。黃金海岸確是一個好地方,屯門碼頭下船後直接到對面的士站坐的士,不消十分鐘就抵達。

  也是這次小旅行發現哥哥原來相當喜歡玩水呢!

香港黃金海岸夜景
香港黃金海岸夜景
繼續閱讀……

我想瞓覺 主唱:Pai Leader feat. Carmoon

  工作關係認識了排長,現在排長在 EDM 的路上越走越遠,成了知名 DJ ,可喜可賀。想當年排長為 Carmoon 推出 EDM 概念大碟,排長幾乎把全碟的歌詞交給我寫,真的受襲若驚,也很感恩,因為所有歌詞題材自行決定天馬行空,真的寫得很爽!

  而這首歌嘛,我只想說:我想瞓覺!

難得放假,有人來電;撥錯號碼,門鈴響起;送走白撞,樓上裝修。連續工作數天,來到周末,我只想好好睡一覺,為甚麼總有這個哪個大事小事不准我睡到自然醒呢?

《我想瞓覺》歌曲簡介

(收錄於 Pai Leader feat. Carmoon 專輯《Daybreak》,按此到 KKBOX 試聽)

作曲:排長
作詞:橙
編曲:排長
M V :Kay.L
主唱:Carmoon
監製:排長

我想瞓 我想瞓覺
我想瞓 我想瞓覺
我想瞓 我想瞓覺
我想瞓 我想瞓覺

明明纏綿又浪漫 霎眼滿床亂爬
矇矇矓矓這一刻 瞓覺如此困難
在這人間 睡 偏太難

今天假期 揼揼揼 樓下鑽牆 忽遠又近
街角還掘掘掘 樓上又剁肉 想要自然醒 卻未過份
誰按錯手機 致電錯人 能放過嗎 跟你沒仇恨

平時繁忙沒極限 撐到個人極孱
明明能無限地睡 有假期竟腦殘
在這人間 睡 偏太難

今天假期 揼揼揼 樓下鑽牆  忽遠又近
街角還掘掘掘 樓上又剁肉 想要自然醒 卻未過份
誰按錯手機 致電錯人 能放過嗎 跟你沒仇恨

給我睡啊神 能放過嗎 給我睡啊神
能放過嗎 跟你沒仇恨

重新認識 主唱:CCAki

  不是第一次跟任施思和 Aki 合作。

  很有印象前 Catalyser 主音 Tomy 給她寫的《古靈精怪》,也許是她的自白?而今次這個 MV 裡展示的是她的少女心吧(笑)。《重新認識》寫於 2017 年年底,當時 YCC 的班底打算讓 YCC 和作曲、編曲的 Aki 組成組合,結果找我寫了這首歌,成品相當驚艷, YCC 的演繹和 Aki 的編曲都洽到好處。上次合作《乖不乖》可知 YCC 其實是一個相當細膩的女孩,以下這段由 YCC 自己寫的歌曲簡介可知一二:

人在每個階段都會遇見不同狀態的自己。快樂有時,悲哀有時,然後學會珍惜當下和放下執著。在無數次反思與迷失當中尋找答案,尋找一個全新的自己。《重新認識》歌中提及遇見以前的人和事,亦暗中帶出是遇見以前的自己。回想過去的事物,看著自己的成長,慢慢脫變成現在的自己。

澳廣視第十六屆「至愛新聽力」參賽歌曲簡介

  其實兩個人所謂性格不合有時只是因為不成熟?也許數年過後在某個街角碰到、又或在臉書看到對方的近況,會發覺對方好像沉穩了、長大了。

  突然會想,如果我們是現在才相遇,故事又會作怎樣的發展呢?

(收錄於佰家音樂專輯《iBand 8》,按此到 KKBOX 試聽)

作曲:福島章嗣
填詞:橙
編曲:福島章嗣
主唱:CCAki

我們再見 在這玻璃 窗邊的老店
數年過去 鬧市景色 彷佛不會變

分開有五六年 此刻再坐面前
心驚跳快極 也有點氣喘
彼此訴說近來 多少有趣事宜
不經意發現 性格都有改變
如今 變得 沉穩 也變得機智
曾經 胡鬧 曾任性亂來 成熟要歷時
重新 結識 重新 再了解一次
如果 你都 懷念這份情 期待珍惜這一次

那年幼稚 為理想飛 猜想不會變
以為有愛 就算分開 等得到再見

彼此各有事兒 新歡也在面前
終於變淡後 卻有點眼淺
分開這五六年 多少有掛念時
這一秒確定 你我感覺不變

瑞士軍刀: Kern Macro-Switar 1:1.8/50 AR for Alpa

  來自瑞士的 Alpa 今日主力生產模組化精密中幅相機,被譽為相機界勞斯萊斯。

  回到上世紀中期, Alpa 卻是靠 135 格式相機起家,有指老東家經營不善, Alpa 在上世紀末被瑞士政府接管,輾轉又到了現在的光景……這段歷史連官方網站也有敍述,在此不作詳談。不過 Alpa 135 相機的設計倒也能看出端倪:主結構是單反,對焦模組卻是旁軸相機的連續測距機構,以當時的工藝來説要求極高。即使 Alpa 的作坊正是位於瑞士名錶產地,工藝上絕對有藝高人膽大的資本,但極精密的機械工藝隨之而來肯定是高昂成本,而戰後日本單反掘起,德國 Leica 早已有其地位,當年的 Alpa 是孤芳自賞還是叫好叫座,歷史已有定論……

Kern Macro-Switar 1:1.8/50 AR for Alpa
Kern Macro-Switar 1:1.8/50 AR for Alpa
繼續閱讀……

f/4.0 怎會不等如 f/4.0 ?

  想先說一個故事:話說有一次因為一些原因陪太太到影樓,當時由一個當攝影師的朋友負責操刀拍攝。我說想試一下影樓燈的操作,他把數據告訴我,我就試拍了一張。他使用的是 Nikon 的 135 格式單反,而我使用的是 4/3 片幅的 E-M1 ,有趣的是大家的快門曝光組合相差無幾。

影樓猩猩
影樓猩猩

  經常在網上看見有人說,因為小片幅要裁切,所以小片幅的 f/2.8 不等於大片幅的 f/2.8 、同一光圈下小片幅的快門會慢一點、感光度會高一點云云……這是真的嗎?為此我想分享一個很久以前做過的簡單對比。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