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作業」之一:自我否定


  前言就像解題。在正統佛教中,「業」指的是「意志的行為」,「自作業」就是以「自己作出依照意志而發生的行為」。這套「自作業」系列,正是關於自己的一些事。談自己原來很困難,難就難在難為情。要這樣挖空心思榨取自己的一切,其實真的很難為情,情況比你看回自己去年今日的日記一樣,總有一股「原來我如此不濟」的可怕感覺……

一.自我否定

  從小到大自己就不是一個樂觀的人。雖然別人有的我有,別人沒有的我也有,但是別人有的我卻沒有,別人沒有的我也沒有。我本來就明白這個世界上,任何人都有自己的幸與不幸,然而我卻只會將自己的不幸放大,這叫做不自愛。

  這樣的想法使自己的自信心也不知飛到那裡去。這個世界有些人很自信,甚至到了自大的程度,話雖話很討厭,但其實我真的很羨慕他們,能夠自信得如此,而自己則甚麼事也害怕,「害怕悲劇重演,我的命中命中,越美麗的東西我越不可碰。」錯過了一次,汲取了教訓,從好處看是「知錯能改」,從壞處看就是「不再勇敢」,原來「善莫大焉的行為」和「行為閃閃縮縮」是有關係的。

  如此行動不夠爽朗,就衍生出「拖泥帶水」,到後來則「累人累物」。不要以為一個自己的「決定」只會影響自己:你決定要煮飯,就得去買菜餚,這個動作就和別人掛勾了。人可以獨立生活,卻不能不影響別人。這樣的一個人,不像異性一樣「實際」(幾米的《向左走向右走》其實有這樣的意味……),也沒有作為一個雄性動物應有的「狠」。這個我不是雌雄同體,而是無性。也不怕跟別人說,我愛的人不但不敢明目張膽去愛,更加不敢對那個人說,整天只會不設實際的幻想;而長久以來,自己一定有被人玩弄過,卻不能夠數得出有些甚麼人和自己結過怨,原因是害怕人家憎恨自己,狠不下心腸。這樣的自己,絕對不是一個敢愛敢恨的人。

  要作決定則遲疑不決、有話要話卻裝作無知,大腦經常停頓不在運行,自己就只好拖它一拖而後快,也苦了別人。

  就讀大學以後這些問題就更糟糕,卻也變出一個優點來,就是有難題都不敢麻煩別人。我只希望,有甚麼困難,盡可能自己解決,自己的麻煩不好意思要人家替我分擔。

(待續)

既愚 2005-2-5

One thought on “「自作業」之一:自我否定

  1. 你寫既野都幾深奧…不過我好認同呀… 我地所做既每一件事…都同人地有掛鉤…. 非常地讚同~

發表迴響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