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420 with ZD9-18

  如果你能明白阿仙奴輸八比二、或施丹退休前最後一頂的失望和失意,你也許明白我為何會如下說:

  2003 年正值賭權開放帶來的經濟騰飛和生活空間被壓縮的開端、正值美國佬打伊拉克惹來的種種阿拉伯恩怨情愁、正值 SARS 來襲才被發現的人性光輝、正值巨星殞落警醒世人的夕陽無限好……同年, 4/3 系統第一代經典 Olympus E-1 橫空出世,然後超聲波除塵、 Liveview 的引入、甚至拿掉反光鏡,4/3 在這十年來從來不是市場主流,卻又逼得主流不得不跟隨腳步走,我等死忠多多少少都是因為 Olympus 和 Panasonic 的負隅頑抗而又不失堅持,才會一股腦兒投入。

  十年一覺楊州夢,贏得青樓薄幸名, 2013 年 Olympus E-M1 推出,正值盟友 Panasonic 的 4/3 早就如八萬五一樣已經不存在, Olympus 亦在不需言明的態度下,正式宣告 4/3 E 系列和 OM-D 系列被整合,也就是說, 4/3 系列的單反被整合到 M4/3 系列的無反當中,而剩下的,是一堆變態又不失和藹可親的 4/3 高規格鏡頭。

  悲觀的看,是 4/3 單反宣告死亡,樂觀的看,是 Olympus 比新東主 Sony 還要先一步把反光鏡拿掉,正式揭開了真正的革命,而這一次,又能不能再逼迫主流廠商跟隨腳步呢?

  正如阿仙奴或法國國家隊不論輸贏,仍然有一班球迷撐下去,即使施丹退休,過去的球技還是令人津津樂道。你可以哭泣,但不要洩氣。你可以悲傷,但是不要放棄。可能 4/3 最好的時代,尚留在如初戀一樣的 E-1 ,但時代巨輪畢竟還是會向前走的,既然沒有把那堆 4/3 鏡壓碎,也就是說,它們還會多陪伴我們戰下去,至少戰到下個十年。讓我們 4/3 老用戶的最好時光,留在賭權開放、伊拉克開戰、 SARS 來襲和巨星殞落的那個不願想起,又不敢忘記的年代吧。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