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年月不敢去接觸你,名貴外套、歌曲都送給你,何不說聲、讚美怎麼總吝嗇?淹沒了不得已一點稚氣。」不知道人長大了是不是已不需要讚美,有時候聽見或看見別人的讚美,你會不會覺得很鼓勵?

說不出的
龍世傑《說不出的》截圖

  無奈我自己也很少讚美人。

  這幾年來最大的收獲,就是從幕後走到幕前,有能力對著很多人,表達自己要表達的。少年時看著身邊的同輩,上課時演講得那麼流利,那時候的我根本想也想不到。即使會被朋友重視,也不會是標青的一個,只不過你還是會得到鼓勵,別人會希望你進取一點,大膽表達自己。

  終於有天所有人都在看你,別說讚美,你很少再聽到別人的評論,是何等寂寞。尤其新聞,過去了的新聞新過了,沒太多人會記住。

  沒人注意沒關係,但更甚者是,《說不出的》說的是父親,直到歌者站在台上受盡愛載,卻從未聽過父親的讚美。理解得很,我知道有時被安排中午出現在公仔箱,家人即使沒看電視,也會在晚間新聞碰碰運氣。最記得2010年到玉樹採訪地震,在4800米的高原上,我只是透過電視說了句頭有點痛,家人就立即打電話來問我是否受得了高山反應。

  感動,我知道我安然無恙回家已是最好的報答,但當然沒有拇指。這些年來無論表現好壞與否,家人卻很少評論我的表現,「食螺絲」除外。成人是大小孩,其實我也會想要家人一句鼓勵、一句讚美,儘管我知道自己有缺點。

  經已給我怎會看不到?家人的關懷,我感恩,正因為我感恩,所以我更渴求短短的兩個字,那怕只是「 Good Job 」。

發表迴響